迟早有一天我会成为你的邻居的,用我的方法。

天依大神为什么这么喜欢世末

吓回是世末公车站吗?

为世界终结前最后的画面
配上的将会是怎样的旁白
生命情节究竟要如何更改
才不至于再让人觉得倦怠
类似的晴天或这样的雨天
能否驱散记忆里一点阴霾
下一个路口信号灯的转变
视野里又会苍白多少色彩
《世末积雨云》
广场整点报时的机械回音
渗透进0与1包裹的人海
行走于大都市中的骨骸
在无理的世界被抹消存在

谁人仍在阴雨霉湿的街角
唱着鲜少有人问津的歌谣
被问起时总是会微微一笑
等待着夏日的风某一天停止飘摇
凝望着积雨云消失的日子
眼眶里溢出的温度似曾相识
坐落于大都市顶点空想构筑的理想乡
将这一切湮灭的将是谁的愿望
末班车的汽笛如期而至叩击心房
冰冷中回荡
即使在这黯淡无光令人窒息的日子里
说着废话的我仍漫无目的地游荡
并无任何感伤
静待绝望来把门扉叩响
将世界终结前最后的空白
深深刻印进死水般的心海
即使到了要说再见的日子
回想这一切仍是如此悲哀
那样的虚度或这样的盲目
如何才能不忘却梦的温度
所有人都在渐渐变得麻木
愤怒唾弃着本就从不存在的祝福
记录着积雨云凝结的日子
胸腔里轰鸣的声音似曾相识
坐落于大都市顶点泪水构筑的理想乡
将这一切湮灭的将是你的愿望
仰望苍蓝天空仅剩的最后一分钟
因何而动容
即使在这充斥恐惧渐渐冰冷的市井中
街角的某个人若无其事地绽开笑容
并无任何惶恐
静待积雨云布满这天空
啊注视着积雨云流泪的日子
血液里涌动的热度似曾相识
祈求明天不会到来就好了之类的空想
将这一切湮灭的便是你的愿望
伫立于从不存在奇迹的世界中央
待钟声敲响
即使在这阴郁天空下无知无觉地死去
会落泪的也只有世末的积雨云吧
至少仍有某个
废物静默地凝望着
而我仍是蝼蚁般得
在倾泻的雨中
匍匐着


评论 ( 1 )
热度 ( 3 )

© 米赛亞的麦丽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