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早有一天我会成为你的邻居的,用我的方法。

Oh, what a world

我知道记忆是不值得相信的,但是这次让你赢了。
对于平常的梦里,我基本上都有直觉来判断梦境是否符合现实。
而这次在我的梦里出现了两个母亲,我却毫不犹豫的接受了。
一位是我现在的亲生母亲,母亲盘着烫染后焦黄的头发;另一位是在我小时候当亲妈不在的时候照顾我的母亲,站在我身旁,后者要更年轻些。我不记得亲生母亲在梦里说了什么,但好像对我的另一位母亲很不喜欢。而我对她们两人的情感是一样的。小时候亲生母亲时常出差外地,我就经常受到另一位母亲的照顾。她们长得如此相似,以至于我觉得她们是一个人。
梦里我抱着年轻些的母亲和亲妈一起回忆年轻母亲照顾我的事,之后我问年轻一些的母亲:“你是怎么来到我家的?” 我打算问完这个问题,再问问她为什么在我长大之后就不回家了。
她回答起初她是来找我姥姥求医的,然后发现了我一个人……她一边说一边认着针,偌大的针孔,线却怎么也进不去。这时我才想起我姥姥根本不会医术,正当我感到疑惑时,梦醒了。我记起来我从始至终都只有一个母亲,而我却感到了从未有过的一种悲伤。刚到现实中的一段时间里我竟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
良久我接受了自己的记忆。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有两个母亲的记忆,也没问出另一个母亲为什么不在了。只留下记忆错乱,有些恍惚的我。
Oh, what a world!

评论

© 米赛亞的麦丽素 | Powered by LOFTER